第103章 以为我真的爱你吗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03章 以为我真的爱你吗

秦九拿在手里好一会,嘴里忍不住嘶了一声:“好家伙。看不出来,你这文质彬彬的样还会使这玩意儿?” 周湛喝了口茶,但笑不语。 我毫不意外秦九的反应,要不是一点点的剥开周湛最真实的一面,他的温文尔雅的确可以蒙蔽很多人的眼睛。 秦九拿着周湛的枪在手里把玩了好一会才重新放到转盘上移还给他。 周湛收起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犹豫了片刻,问道:“秦九,你在德国有什么打算。” “我想回国。可是护照是个麻烦,语言又不通,英文也不会,现在我的身份更类似于偷渡客。”秦九一口闷下了白酒:“艹他妈的。” “护照的事我可以帮你解决。”周湛说。 秦九耸动眉毛。半信半疑:“有……条件吗?” 周湛放下茶杯,唇边扬起温润的笑:“可以有,也可以没有。我身边缺少一个像你一样的人,如果你愿意跟着我,我可以提供你优越的生活条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可以安排你顺利回国。” 我心里一沉,周湛还是说了。 不知道秦九会不会愿意,这毕竟不是多安全稳当的活。 秦九竟连犹豫都没有,直接拍下桌子:“成。我跟你了。我这人就一毛病,不喜欢欠别人人情。” 周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知道,在那个小镇的时候就看出来了。” 我不由看向身侧的男人,原来他早就知道秦九的个性才提出这个提议。 识人、用人、布阵。 这完全符合领军人物的能力。但周湛接下来布的阵究竟会是什么,我并不清楚。 饭局结束前,周湛给秦九安排了住的房间,就离我和他的房间不远,他还给秦九配了手机,给了他一叠现金和一张信用卡。秦九很高兴,生来就是讲义气的人,对周湛而言微不足道的恩惠,却成功收买了秦九的心。 和周湛走在月凉似水的夜里,任凭夜风打起我们的衣摆。每一步都走得很缓慢。 “我还是担心秦九跟着你会遇到危险。”我停下脚步,到底不太安心。 身侧高大挺拔的男人侧了下脸。一双黑眸轻轻眯了眯:“叶叶。按照你的逻辑,你现在应该离我远远的。又为什么不走?” “我……”如鞭在喉,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周湛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叶叶,你很信任我。你相信我一定会没事,也会护好你朋友的周全。不是吗?” 微微上扬的语气,竟让我无力反驳。 他是那么轻易看穿了我。 “走吧,早点休息。明天我还去想办法解决秦九护照的事。”周湛的话来的很是时候,因为正巧打破了我的尴尬。 轻点了下头,和他一同慢悠悠散步回去,走到半路,他的手轻轻握上来,我根本没有反抗,轻轻的,缓缓的,五指手起来也抓紧他粗粝的手背。 月色下,他低低地笑了一阵,随后道:“德国,果然是个情侣圣地。” 我红着张脸:“那个,我和你说阿姨可能在小作坊的事情,你查了没了?” 周湛低低叹出口气:“查了。但那里的确没有什么德国女人,我想你一定是看错了。” “是么?” 回到民宿,门口停着十辆车,德国牌子,车牌都用光碟贴起来了,清一色全是黑色系。 我和他不约而同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很清楚今晚可能并不会多平静。 周湛的手握得更紧,带着我镇定地向前走去。 车门打开,老陈单独从车里下来,其余车子里的手下都没有动。 周湛走了几步,在老陈面前停下脚步:“已经是晚上了,陈老板不多多体谅下我这个刚从医院出来的人?” 老陈笑得十分爽朗:“周先生,你看你这是哪里的话。我就是怕你太闷才特地带你去看看我们的黑布林。” 黑布林,不是一种水果吗? 我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我想这大概是他们的暗号。 “带我去你的老窝?”周湛的语气特别狐疑。 果然,验证了我之前所想,这个黑布林大概就是类似兵工厂的意思。 “既然要和周先生合作,我肯定会对你信任。而且周先生不是一直都想找自己的母亲吗?我干脆好人做到底,安排你们团聚。” 老陈的话说得十分轻松,可我明显察觉到周湛的手轻轻一抖。 偏头看向他时,他的眸光也显得阴霾,淡淡的月光下,我甚至过分清晰地看见了他眼底布下的一缕血丝。 “你刚刚说我妈在……那?”周湛的每一个字都有短暂的停顿。 老陈上前了一步,伸手拍着周湛肩膀上的一丝浮尘:“不用太感谢我,和我合作,你会得到非常多。” 周湛沉默了片刻,忽然松开了我的手。 “带我过去。”说吧,他斜睨着我:“打电话给你朋友……”说到一半,周湛看了看停在四面八方的车辆又说:“算了,叶叶,你跟我一起。” 我自认是懂他的,他到底还是放心不下我,不管把我安置在谁身边,最安全的,莫名于他身边,他眼皮子底下,这样才不至于让他一颗心总是悬在半空中。 坐上老陈的车,我和周湛全都被蒙上了眼罩。说是信任,但这种手段很明显并不属于信任,更像是稳定他和周湛合作的一记强心剂。 黑暗中,周湛紧紧牵住我的手说:“回国之后,我想包下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咖啡厅,把那里改变成我们的婚礼场地,虽然不是特别豪华,但绝对有纪念意义。等到了晚上,我们可以去空中四合院住,那里真的太完美了,上次你没有留下,特别可惜……“ 一路上一直在跟我讲他梦想中的婚礼是什么样的。 周湛的声线原本就很迷魅幽远,特别在闭着眼前的情况下,他许给我的,绝对是个完美到如同梦境一般的婚礼。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种时机说这些,隐隐我觉得他在不安,当然,我并没有任何的证据。 车子开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有人给我们打开车门,告诉我们暂时不可以把眼罩拿掉。 下车后,我们走了一段中,黑暗中人对气味会特别敏感。我感觉到鼻子里钻进泥土的味道,而且周围的温度要比刚下车那会高许多,我的位觉反应一直以来都较为敏感,心里多半有了答案,这不是在地面上,大抵这个‘黑布林’建在地底下。围投页才。 揭开眼罩的时候,果不其然验证了我之前的猜测。 于是说这个是个地窖一样的东西,倒不如说更像是个传统的墓穴,喔,也不能说是墓穴,因为这里挖掘的年限不是特别长,四周墙壁也比墓穴要粗糙很多。 越往里面走,机器运作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心脏跳动的频率也如同机器的声音一样渐渐加重。 “叶叶。”周湛只是叫了下我的名字。 莫名的,心跳开始渐渐恢复常态。这种强劲的安全感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会来,其实我自己也弄不太清楚。 我点了点头,他淡笑,仿佛我们有着无人能敌的默契,这种默契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我同样弄不清楚。 “到了。”老陈说。 我环视四周,何止震惊。就像是电影里的情节一样跃然眼底。 四处都可见黑漆漆的枪,还有明晃晃的弹。 而无数矗立的就似蜡像般的男人中间站在一个面容衰老青春不在的女人。 这张脸我的确见过,不是在照片中,而是在那个国内的小酒庄里头。 “阿湛。”女人用着蹩脚的中文说着,脚步欲上前,有两个黑西装把人拦了下来。 周湛的表情也不再温和从容,一时间他如同原本就存在于地狱中的人,淹没阴霾,脖子上的青筋也浅浅地迸了出来。 周湛看向老陈:“这是什么意思?” 老陈摊手,老奸巨猾的笑着:“你懂。” 说罢,他大方丢给周湛一把枪:“好好看看,是做你手里的生意,还是帮助警方。” 我死死盯着周湛,分明看见他的眸一沉,有一种涌动的,我完全看不穿的情绪在里面。 片刻,周湛低低地笑了笑:“你拿一个妓女威胁我?多此一举。” “竟是这样?看起来你恨她。”老陈故作唏嘘,不过使了个眼色,我就听耳边砰的一声巨响。 德国女人一下就倒在地上,右脚的鞋子开了花,我似乎听见了脚趾碎掉后的声音,以及,亲眼看见鞋子上的血窟窿。 恰在这时,我反射般望着开枪男人的脸,那阴暗的光线中,男人摘下口罩,俊美得惊天动地。 而这张脸,多么深刻,曾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他缓慢地盯向我,眼神什么的也根本就不是陌生的那一类,如同以往的淡泊,彻骨冰凉。 我的双脚像是不受控制般走上前,没人来阻拦我,机器声也仿佛都消失了。 我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他还是穿着深蓝色的西装,一样冰封般的眼神,一样的发型,一样的手和脚,一样的眼睛和嘴唇。 可是就在刚刚,陆寒深竟开枪打醉周妈的大母脚趾,他是什么时候学会用枪的呢?那么娴熟,一击即中,就连开完枪后的负罪感都一点也没有,这样的他,和那个叫程靳的杀人机器又有什么区别? 我缓慢地抬起手,指着他手里那管帅气的德国枪,咽入一口唾沫问道:“你,怎么了?” 面前的男人长臂一捞,一个迅猛的力量就把我捞进怀里,仿佛是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他才淡淡道:“丫头,我们之间的距离不是四年前,也不是重逢的时候,而是今天之后。真以为我有多爱你吗?”顿下话,我看见他眼中被一层湿润蒙住:“只是一点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