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二更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00章 第二更

“你撒谎。”我忽然冒出这句。 陆寒深放开手,眼里闪过一丝受伤,良久,他惨淡地笑了笑:“你就这么笃定?” 我没说话,心里却应道:没错,我很笃定。 陆寒深的冷笑穿进我耳朵里:“你猜对了。他只是让我带你离开。” 话到最后。陆寒深的挫败在语调中展现得很清晰。 我心里荡开涟漪,终于抬起头看着。 陆寒深盯着我:“你一点都不爱我了?一点点都没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眸光深深的,卧室水晶灯的光斜倾斜而下,依旧没办法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暖一些,甚至更冷。冷到我直想打牙祭。 这强势逼涌而来的压迫感反倒让我的心渐渐清晰。 我望着他,轻声细语地说:“现在……我很担心周湛。” 陆寒深笔直的身躯轻轻一颤,片刻又站直,他冷声问道:“这个劫他说自己逃不掉,是死是活都是未知数。” 我听后,心里一酸。其实不是这样的,要不是周湛一方面想和老陈的人周旋,一方面又想找到这些人的软肋给我爸妈一个公道,他不用这么畏手畏脚。 而我这种时候要是真的回到陆寒深身边。这一生,我既不情义,也不仗义,简直是枉作人。 “阿深,我知道他不是我能随意惹得起的男人。可是因为你,我惹了他,也是因为你,我嫁给他。最后,我为了他,和你不想有太多牵扯不清。” 陆寒深的眸暗了暗。 “变心的人是我。你没有错。”我笑靥如花,眼泪在眼中打转,眼前这个我发誓要爱一辈子的男人,现在却怎么都显得疏离。我真的担心那个人前总是温和的男人,担心的快要疯了。 陆寒深盯了我一会,发狠地拽紧我的胳膊,一字一句道:“你说你担心他。好,我让你以后再也没有担心他的资格。” 话音落下,我看见了陆寒深眼角的凌厉和肃杀。 我十分害怕再这么和他对话下去,他的第二人格又要跑出来。 我咬紧牙关,不想在继续激怒他。 可是却怎么也来不及了。 他看似平静的眼眸下隐藏着锋锐,长臂突然一捞,他把我横了起来,几步走到床边。一把将我丢了上去。 他西装挺括,沉重的身躯突然狠狠压向我,清寒逼人道:“我今晚就好好要了你,看你怎么担心他,怎么回到他身边。” 话音落下,他嘶的一声就撕开了我的上衣,我只觉得身上有些凉,低头一看,只有文胸暴露在外面。 我一把捂住胸口,害怕之余还得小心翼翼注意语气:“阿深,你不会强迫我的,你不是很爱我吗?在我不愿意的时候……” “唔”我的唇被重重咬住,未曾来得及说出来的话全都咽回喉咙里。 他像个纵情的恶魔,手不停在我身上游走。 我害怕得浑身轻颤,无力地承受他的禁锢和夹带烟草气息的深吻。 一只大手突然探在我大腿内侧,他喘着粗气道:“还记得吗?我怎么和你做,怎么吻你,怎么摸你?都还熟悉吗?” 陆寒深的唇边荡起一丝邪性,他的愤怒我清晰地可以感觉得到,可曾经让我很喜欢的男女接触,这会令我浑身都觉得不自在,脑中一遍遍闪过一张脸,温和得令很多人惊恐的脸。 “求求你不要继续了。”我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哭出来。且我明明就能预感到此时此刻的眼泪对身上的男人来说是种怎么样的打击。 陆寒深盯了我一会,突然从我身上下来。 我以为他终于在关键时刻顾念了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围医页血。 可是,陆寒深下床后一把扯下自己的领带,脱下自己的西装,深蓝色的衬衣衣摆从皮带里抽了出来,凌乱又显得邪恶。 “你要干什么?”我往床头缩了缩。 陆寒深冷冷地说:“周湛让我带你走,这就怪不得我,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别想再和他见面。” 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唇齿缝隙中撕扯出来的。 下一秒,酒店的灯熄灭了。 可怕的力量似狂风暴雨般落下。 天明的时候,撕裂的疼和全身像是被车裂似的酸意让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 陆寒深一丝不挂在床上已经睡着,英俊的面容,和修长的挺拔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我眼底。 而我,缩在床的一角,愣愣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 男女之事,我并不是第一次了,和陆寒深从认识到现在算不清算了多少次,可从来没有一次和这次一样让我感觉到无尽的痛苦。 我甚至觉得自己还像是在做梦似的。 周湛在警局,而我被陆寒深死死压在身下,拼命地掠夺。 周湛说,这次带我来德国要我看看他以前的生活,顺便还我一个公道,这是我内心期望中的旅行,可为什么一眨眼功夫,什么都乱了。如此残破的我,真的还可以去担心那个男人吗? 恰在此时,陆寒深翻了个身,手臂在身侧隐隐摸索了几下。 摸了个空,他突然睁开眼睛,我们的目光不期而遇。 他坐起身,脸上悬挂出一丝尴尬:“你,不睡吗?”他长臂一捞,试图把我捞进被子里。 可我却一阵紧张,害怕他会又继续刚刚做的事。 我的惊恐蕴在他的深眸里,他掀开被子将另外的被子裹住我。 紧跟着,他翻身而上,淡淡的嗓音落在我耳畔:“你很不配合,是我技术变差了?还是现在我碰你让你觉得那么难受?” 后半句,是正确答案,但我并没有说出口的勇气,只能把头一偏,咬住嘴唇默不作声。 他压着我,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那股勃发的力量又开始蠢蠢欲动。 我惊颤,惶恐得不能自抑,只能拼命推他,顺便冷声让他下来。 陆寒深的语气有些懊悔:“别动,我知道你疼了。要是再乱动,我就再和你做几次。” 多么平稳淡然的调子。 可这句话实在是成功威胁到了我。 我再不敢胡乱扭动酸疼的腰肢,而他的庞然大物死死抵着我,轻轻的磨蹭着,唇凑到我耳边强调道:“我想要个孩子。和你生的。” 一口唾沫悄然入喉,我没有任何回应,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充斥着窒息的感觉。 良久,他从我身上下来,手臂圈紧我,一股子明显的烟草气息把我原本沾染着我的琥珀气息完全得冲刷干净,像是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翌日一早,陆寒深熟睡的时候,我从他皮夹里拿走了一叠现金,随后用他的钢笔书写下一行简短的字:欠你的,昨晚我都还清了。我再不欠你什么,你也一样。 写完这行字,我悄悄离开酒店,打了辆出租车就往那片区域的警局里赶。 到了地方,一个英文流利的警官告诉我,说周湛伤口感染已经被送去了医院,我拿到地址匆匆赶过去,病房外面守了很多武装警力。 我和他们交涉了一会,可他们起初并不允许我进入,后来我们争吵,惊动了房间里的男人,病房里有人出来询问情况,没一会,我才被带了进去。 周湛一身病服躺在床上,整张脸都是惨白的,他原本樱花般的唇这会也毫无血色,床头上的点滴瓶子不停挂着药水,一滴滴融进他体内。 周湛看见我,眼神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你来做什么?”几乎是质问和懊恼的语气。‘ 我轻步走过去,脸憋得通红,经历了昨晚的一幕,这会我根本就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我也明白残破肮脏的我是没有资格和以前一样打着周太太的名义肆无忌惮地和他争吵,质疑他的行为是错是对。 无力地垂下头,我拉了把椅子坐下,半天才轻声道:“我担心你,就来了。” 周湛的叹息声在我耳畔划过:“你不该来的。” 我猛一抬头,看着他虚弱却温和的双眼,突然间全身一阵发麻,昨夜陆寒深带给我的酸疼也更加清晰和明显了。 周湛看了看我,突然问道:“你的衣服怎么回事?缺失的两颗纽扣去了哪?脖子上的红痕是什么?” 他的每一次字都变得锋利,不再温和。 我心里突突直跳,出来的时候很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周湛的质疑顿时让我像个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的小孩。 “我在问你话。”周湛的逼问再度席来。 我哽咽了下,笑了笑:“没……没事。” 周湛虽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可他的咬肌分明迸了一下。 他微微勾唇:“叶叶,我和你说过,以后只有我可以吻你,可以碰你。你没忘吧。” 他温和的语调像是盆凉水似的从头顶浇下,我整个人都是透心凉。 现在,我什么都不愿想,看一眼,他还平安,顺便问问之后会怎么样,就够了。 我拿起床头柜上的茶水递给他:“你的手,医生怎么说?我听警局的人说还挺严重的。” 周湛一瞬不瞬凝着我,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好半天他才说:“既然你还是选择回来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过去的,就让它的过去。比如昨晚的事。”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周湛的包容和退让是我意料之外的,因为前不久我和陆寒深上山的时候,他还是一脸的深不可测,递给我一盒药让我吞下去,可这次,他挫败,妥协,一切受伤都显而易见。 “昨晚我打电话给陆寒深,不是因为我自己害怕,只是你当时病着,我实在是因为担心你才和他求助的。”我低着头声音越来越轻。 周湛沉默了片刻,说道:“所以你昨晚就报答他了?” 这次轮到我沉默。 什么报答不报答,一切全都因为太过自信惹的祸,我自信陆寒深的骄傲,却忘记他始终是个男人, 周湛也笃定陆寒深爱我,所以不忍心伤害我,可是,周湛和陆寒深的做法和思维从来就是不一样的。 我只能轻轻缩了下鼻子,说道:“别说这个了,警局的人告诉我,除非你提供关于老陈的一些证据,不然等你伤好了,也很难……” 我欲言又止。 周湛的声音转沉:“叶叶,告诉我,为什么还要回来?真的那么担心我?” 我没说话,权当默认。 周湛深深呼吸的声音钻进我耳朵里。 “叶叶,原谅我,等我解决眼下的麻烦事,陆寒深我不准备留了。” 我猛地提起眼睛,望着他:“什……什么意思?” 周湛的声音和神情都变得异常严肃:“他要为他所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一个杀人犯,原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张脸。 病榻上的男人,有一种显而易见的王者气息,他的一只手紧紧攥着被角,隐隐发力,深眸中的阴沉也一层层的冒出来。 这时候,有个警官走过来,用德语和周湛交流。 周湛的德语说得极好,每次的发音都极其标准,他神色平和,警官和他交流时还时不时笑起来。 过了一会,警方出去,临走时还瞥了我一眼,目光中带点温和的笑意。 病房的门关上后,我有些不解地问他:“你和那个警官说了什么?你们很熟悉吗?” 周湛看着我,瞳白还是有点红:“我只是告诉她,你是我最爱的女人。为了真正保护好你,我答应了德国警方提出的交换条件。” “什么条件?”隐隐的,我觉得,一定不是什么好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