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和周湛,几次? - 最后一个男人

第10章 和周湛,几次?

感觉到一阵如同撕裂的痛,肩膀上的肉都快被叼走了。 “改属狗了?” 话音刚落,肩膀上瞬时更痛,好像有温热的血流出来。 陆寒深含糊不清地问:“几次?” 他一把烟嗓听上去特别压抑。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只是愣住。 差不多两分钟他才放过我,声音里透出要将我裹进腹中的恨意:“和周湛……睡了几次?” 我的心彻底乱了,连带呼吸都在不断加重。他是在意?好奇?还是又想爆粗口?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的沉默寡言总让我一次次去试探,去猜测,可结果都是徒劳。 “问这个做什么?” “我叫你说。”他微微加重了语气:“几次?” 我难受得声音支离破碎:“陆总想听什么答案?” 西裤淡出视线,他下了床,料峭的往门边走。 我急了,撕声冲他喊:“四年前,我怀孕了。” 陆寒深的步子陡然顿住。 倔强的泪水还是止不住滚下来:“阿深,你又在哪?” 不到两米的距离,他长身微颤,很轻,我分明察觉了。 于是,我连滚带爬到了床尾,不顾羞耻地扯住他西服的衣摆。 有人说过爱上一个人是藏不下尊严的,在我明知他快结婚,还是忍不住期待改变点什么的时候,我终于信了。 他慢慢转过头来,脸上竟没有半点动静。 死死拽着他的衣摆不放:“以你的性格绝不会为不值得的人浪费一秒钟。更不会特地来慕尼黑骂我。所以你……” “那个……我未婚夫来慕尼黑是为了接我回国。”一个绵软纤细的女声突然穿进耳膜。 循声看去,周湛的身边站着个短发,大眼睛,面容温柔漂亮的女人。 陆寒深把我抱上床后并没关门,他们轻易的闯进房间,轻易地走过来,可我还是牢牢抓着陆寒深的西装没有松开。 陆寒深站在原地没动,像是一滩根本搅不动的死水。 “擦擦眼泪吧。”她弯下腰,满目温柔地递过来一包小纸巾。 而我却正跪在床尾,扯着她未婚夫的西装。 纸巾自然是没接,看着她,身子似乎一动都不能动了。 “快擦擦,眼睛会肿的。”她见我没接,抽出一张就凑过来。 她一下一下温柔地擦,我扯住陆寒深西装的手,松开了。 其实,宁可她上来甩一巴掌,可她来给我擦眼泪,让我无地自容到这种地步。 “叶叶,我扶你起来。”周湛的大手伸来。 我跪得像条狗的姿势太难看,再加上衣衫不整的样子,恨不能一头撞死。 “叶叶,你还好吗?”周湛及时的解围,就像漂浮在海上的一根浮木,逼我不得不牢牢抓住。 无力反抗地落入周湛怀里,可满眼只有那个人。 他确实够狠。 在我房里被未婚妻抓住,居然还能镇定自若,更别说他唇角还有属于我的血液。 “周雨,我们走。”陆寒深漠然开口。 亲眼看见陆寒深的手搂上她的腰,一步步走出房间。身子彻底瘫下来,周湛紧紧把我抱住。 “他咬你?” 我心空了,怒极反笑。 周湛突然掏出枪问:“需要吗?”